【专家访谈】陈元教授介绍ROS1重排NSCLC的流行病学特征和研究进展

0
25
编译:肿瘤资讯编辑部
来源:肿瘤资讯

ROS1重排是目前晚期NSCLC患者一个重要的治疗靶点,多项研究显示克唑替尼用于ROS1重排的患者,可以取得较高的有效率和较长的PFS。目前,克唑替尼已经获批用于ROS1重排的晚期NSCLC。今年,特逢武汉同济医院肿瘤科建科60周年,【肿瘤资讯】特邀武汉同济医院肿瘤科陈元教授为我们回顾科室60年的发展历程,并介绍ROS1重排NSCLC的流行病学特征、ROS1基因重排的检测方法和目前的研究进展。

【专家访谈】陈元教授介绍ROS1重排NSCLC的流行病学特征和研究进展

【专家访谈】陈元教授介绍ROS1重排NSCLC的流行病学特征和研究进展               
陈元
主任医师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胸部肿瘤科主任
肿瘤学教研室副主任
作为访问学者到美国MD Anderson癌症中心放疗科学习一年
中国抗癌协会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放射治疗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理事
CSWOG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湖北省医学会肿瘤学分会常委
湖北省抗癌协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
湖北省抗癌协会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湖北省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湖北省抗癌协会靶向治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湖北省医师协会肿瘤学专业委员会常委

回望60年风雨历程,彰显武汉同济医院肿瘤科三大特色

陈元教授:响应国家的号召,同济医院1955年从上海整体搬迁过来,包括医生、护士及其他人员。在医院整体搬迁过来后,即开始筹建肿瘤科,并于1958年正式挂牌成立肿瘤科,在那个年代,综合医院中成立肿瘤科是比较少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也是在1958年成立的肿瘤专科医院。当时,肿瘤的治疗主要以放疗为主,化疗药物很少,主要治疗以放疗为主的肿瘤,如宫颈癌、鼻咽癌等;到1960-1970s年代,随着化疗药物的出现,肿瘤科也得到发展;到1990s,是快速发展期,我们科室的床位也由最早的30几张床位发展到目前的700多张床位。同济医院肿瘤科经历了60年的发展,见证了肿瘤学科在中国的发展历程。最近20-30年,是肿瘤学发展的比较快的时期。一方面得益于肿瘤领域本身的快速发展,另一方面也与国家在这方面整体的发展有关。过去,很多医院没有肿瘤科,后来才慢慢建立;而我们的肿瘤科成立时间很长,相对来说发展更快。目前,整个肿瘤中心有300多个工作人员,其中医生接近100个,共三个院区,5台加速器,这在综合医院中是比较少的。目前,肿瘤中心形成了头颈、胸部、消化和综合4个亚专科,亚专科成立之后可以更好的促进专业化发展。此外,整个科室秉承医教研一体化发展,在科研方面,科室引进专门的基础研究人员,加强肿瘤基础及转化医学研究,每年都可以获得申请国家自然基金项目资助。

回望60年的发展历程,武汉同济医院肿瘤科主要以下三方面的特色:第一,我们是最早开展放疗的单位,也是湖北省第一家引进三维适形放疗的单位,现在拥有两台世界上最先进的放疗设备:Edge(速锋刀)和Versa-HD(宝石加速器)。在放疗方面,我们有很多的特色,包括进行放射敏感性和放射损伤的研究。此外,我们知道,胸部肿瘤放疗受呼吸运动的影响较大,对放射质量要求比较高,我们科室在胸部肿瘤的放疗中,重视呼吸运动的管理,使得照射更为精准,也减少病人的损伤,提高治疗效果。我们的放疗中心现有两套呼吸门控系统(ABC和RPM),而很多医院只有一套系统,两套系统可以使我们根据不同的病人情况进行调整,更好的适应不同的患者。我们放疗中心现在是全国的呼吸运动管理的培训中心。第二,重视姑息治疗,并将姑息治疗融入到标准的抗肿瘤治疗之中。老主任于世英教授从90年代初就开始关注癌痛及姑息治疗,同时也开展了很多姑息方面的研究。姑息治疗已经成为癌症患者管理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今年的姑息治疗年会的主题就是:支持与姑息,使癌症治疗更有效。研究表明,晚期肺癌患者早期姑息治疗对比常规标准治疗,不仅可以改善生活质量,还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这就提示我们,在临床实践中,要关注姑息治疗。目前,很多临床医生已经有这个意识,但具体怎么执行,还有很多细节的问题要注意。姑息治疗的开展需要一个团队来完成。同济医院有一个很好的姑息治疗团队,大家相互协作与支持,共同为病人服务。第三,积极开展临床试验。科室主持和参与了多项国际多中心及国内新药临床试验,新药临床试验的开展不仅能够了解国内外最新的肿瘤药物研究进展,同时对于年轻医生也起到了非常重要作用。临床试验开展使我们可以更早的了解新药的疗效,同时帮助我们积累药物不良反应处理经验。届时药物上市后,我们就有可以更好的管理患者。

ROS1基因重排在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流行病学概况

陈元教授:针对驱动基因的靶向治疗,在肺癌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既往,化疗的有效率为30%左右,如今针对驱动基因的靶向治疗,有效率可达到60-70%,同时还能显著延长PFS。靶向治疗是当前的研究热点,如比较成熟的靶点,EGFR突变,现在已经开发出了一代、二代和三代TKI。ALK基因重排的发生率稍低,约为5-7%,其他的罕见驱动基因包括ROS1重排,发生率较EGFR突变和ALK重排低,约为1-2%。因为肺癌患者总体基数比较大,所以即使发生率只有百分之几,如ALK为5-7%,总特的病例数和淋巴瘤一年新发患者数相当。ROS1重排的患者有很多特点,在年轻、非吸烟、腺癌中发生率更高,与ALK重排相似,中位发病年龄为50岁左右。临床上一旦发现ROS1重排,临床上有相应的靶向药物可用,患者可以取得较好的疗效。因此,临床上,我们要要重视这类病人,不能放弃,所以检测方法就显得非常重要。

ROS1基因重排的检测方法以及目前临床的检测现状

陈元教授:ROS1重排属于融合基因,早期临床试验标准的检测方法为FISH,但FISH法的时间和费用都是一个问题。常规的免疫组化方法也可以检测ROS1融合蛋白,特别是采用针对ROS1重排的特异性的抗体,但是因为后期需要再次验证,所以在临床使用也不是很方便。那除了这两种方法外,还有一种目前最快捷方便也可靠的方法就是PCR方法,赛可瑞OO-1201的临床试验用的就是这种检测方法,国内也有单用的检测ROS1的试剂盒,也有跟ALK/EGFR共用的试剂盒,对于目前的肿瘤治疗而言,越来越多的患者能活的更长更好,所以耐药后再次活检时标本就显得非常重要,PCR方法可以在早期一次性检测常规的EGFR/ALK/ROS1三个靶点,这样既节约了标本,让以后的治疗能继续使用,也缩短了患者确定治疗方案的时间,早一天开始治疗,也给患者早一点减轻痛苦,所以对于目前的检测方法来说,能用PCR方法检测是最快捷有效的。当然还有一种检测方法是目前发展也比较迅速的NGS,但是往往使用这个检测方法时,患者的组织标本都不够了,就只能用血液去检测,因为目前技术所限,ALK/ROS1融合用NGS检测时往往容易出现假阴性,特别是血液标本,所以如果先用血液做了NGS检测都是阴性,建议再次取活检,用组织标本去做一次,这样就能尽量不漏掉一个阳性患者,让他们得到最好的治疗方案。

ROS1阳性患者,目前可用的靶向药物及其疗效

陈元教授:针对ROS1靶点,设计了很多的药物,有些是专门针对ROS1的重排,有些药可同时作用于MET、ALK和ROS1的一些药物,也对ROS1有作用。对于ROS1重排,目前研究比较成熟的药物是克唑替尼。克唑替尼在国内已经上市了五年,去年获批了ROS1的适应症。目前,还有一些其他的药物正在研究当中,尚未最后获批。克唑替尼可以同时靶向ALK和ROS1,针对ROS1阳性的患者,既往的临床试验数据显示,有效率约为70%,PFS可以达到19.3个月,总的疗效非常不错。

既往的研究报道称,未来5年内,会有80%的肺腺癌患者可以找到相应的取得基因和合适的靶向药物,但目前来看,可能比例没有那么高,但一些新的靶点在不断发现,如MET、HER2等。过去,晚期肺腺癌患者的1年生存率是30%左右,5年生存率小于5%,但靶向药物的问世,使得这类患者长期生存成为可能。因此,探寻这些罕见的驱动基因,可以改善晚期肺癌患者的总生存。目前,在各个瘤种中,肺癌的靶向治疗走在前列,相比乳腺癌、胃肠肿瘤,进展也是非常快的,而克唑替尼也是对肺癌的治疗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也希望在接下来辉瑞的其他肿瘤产品尽快上市,给中国患者带来更多的获益!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肿瘤资讯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