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奥希替尼

Tag: 奥希替尼

肺癌出现脑转移也别着急放弃!吴一龙教授谈肺癌治疗三大突破

近日,国际顶尖的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布了“2017年值得关注的文章”榜单,13篇文章里4项肿瘤原创研究入选,包括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在内的中国学者占其二。  吴一龙:肺癌领域权威专家 日前,在接受专访时,吴一龙教授将2017~2018年EGFR突变肺癌治疗领域的三大好消息娓娓道来,“哪怕出现脑转移,也别急着放弃,我们一直在努力!”吴一龙教授力撑患者打好每一场与肺癌的“攻防战”。 EGFR突变治疗新进展1: 早期术后靶向治疗比化疗争取多10个月不复发 早期肺癌发现后,手术清除是肯定的,那之后还能做什么?吴一龙指出,从2004年开始,传统治疗上早期肺癌术后会对有淋巴转移的病人进行辅助化疗,以进一步提升治疗效果,这一模式沿用长达15年。临床研究表明,这一做法确实能提升早期术后淋巴转移病人5%的生存率。 “5%听起来有点少,其实不然。”吴一龙指出,因为无论全球还是我国的肺癌发病基数大,这项治疗一年至少可救数万人性命。   可问题是,术后病人还没恢复,“歼敌一千,自伤八百”的痛苦化疗紧跟而来,白细胞骤降、掉头发等伤害让病人难以承受。 有没有办法可以取代早期肺癌术后化疗?有的!2017年最大的肺癌精准治疗变化就是,确认有基因突变的肺癌术后除了化疗还能吃靶向药;手术切除肿瘤后做EGFR-TKI辅助治疗2年,甚至比术后化疗显著延长患者无瘤生存期10.7个月,复发、死亡风险降低40%! 吴一龙教授团队这项历时达8年之久的ADJUVANT研究于去年11月22日登上顶级肿瘤学杂志《柳叶刀·肿瘤》,成功终结“切除肺肿瘤后吃不吃靶向药”的争议,全球临床将吉非替尼靶向药作为早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术后辅助治疗的重要选择之一。 这是全球范围内第一次强而有力地证明术后靶向药辅助治疗是可取可行的,为患者提供化疗、放疗外的第三条路,也是首次成功将靶向治疗从肺癌晚期推前至早期。 “能否在更高层次上延长患者总生存期,还要继续随访研究。”吴一龙指出,但该治疗使得肺癌患者生活质量更好了,切实减轻了患者对于病灶复发、脑转移的担忧。 EGFR突变治疗最新进展2:晚期脑转移靶向治疗一线替代全脑放疗 肺癌治疗里,晚期脑转移患者的治疗是全球专家公认最难处理的“烫手山芋”,偏偏肺癌患者到了晚期阶段,40%~50%会出现恶性肿瘤细胞脑转移。在几十年的肺癌传统治疗里,采取的是全脑放疗办法,由此可让患者延长4~6个月的生存时间。 可问题是,全脑放疗有可能损害患者的神经中枢功能,包括记忆力下降、发生定向障碍等。中国专家学者由此一直在探寻“靶向治疗替代全脑放疗”之道。 一项由香港中文大学莫树锦(Tony S. Mok)教授和吴一龙教授共同担任PI(主要研究者)的“奥希替尼对比铂类/培美曲塞用于EGFR T790M阳性肺癌”的AURA3研究,其中关于脑转移部分,得出了最终好结论,该研究在国际顶尖医学期刊《临床肿瘤学》杂志上发表,分值(影响因子)高达26分。 吴一龙介绍,研究项目发现和证实了第三代小分子靶向药物奥希替尼对难治性脑转移的疗效,确立了脑转移先靶向后放疗的治疗顺序。 纳入研究的419例EGFR突变患者,均为一线靶向药物治疗后耐药者,其中116例有脑转移,按2:1分别给予口服奥希替尼(80mg,每日1次),或者静脉培美曲塞(500mg/m2)联合卡铂(AUC5)或顺铂(75 mg/m2),每3周1次,最多6周期;允许培美曲塞维持治疗。 结果显示,第三代靶向药治疗的患者,93%的患者脑转移得到控制,患者脑转移进展的危险减少了78%,一半人获得比全身化疗患者显著延长的无进展生存期11.7个月。 “在此我们呼吁患者,哪怕出现脑转移,也不要急着放弃治疗,有药可用了,它能帮你再好好生存些日子。”吴一龙说,此后再放疗也还能获益。 EGFR突变治疗新进展3: 靶向治疗耐药有新靶向药跟上 肺癌靶向治疗正在全球开展得如火如荼,给了很多患者生的希望。不过,哪怕EGFR患者因为有靶向药可吃而令其他患者羡慕,他们不久就得面对耐药问题。吴一龙指出,耐药问题已成肺癌靶向治疗的大难题,患者的中位出现耐药时间仅为10~12个月。也就是说,吃上靶向药,约有一半患者在一年左右出现耐药,靶向治疗失效。 应对耐药,过去临床大夫一般会建议患者接受化疗,许多患者则自选边化疗边继续用靶向药,在痛苦中等待着耐药问题的解决。 事实上,上述吴一龙团队的“奥希替尼对比铂类/培美曲塞用于EGFR T790M阳性肺癌”的AURA3研究,也同时解决了最关键也最受关注的靶向治疗耐药问题—— 首先,发生了耐药,化疗叠加原靶向药是没有用的。原靶向药要停下来,换成另一种化疗办法,但终究还是“通杀型”非精准治疗。 最重要的是研究证实,耐药后的EGFR患者50%~55%出现了另一种基因突变,克服办法就是开发出针对新突发的药物奥希替尼,可精准地让这些病人延长无复发、无脑转移的生存期达10个月。这样精准对付靶向治疗的耐药,改变了以往不得不“胡子眉毛一把抓”的做法。 敬请期待:另一半非突变耐药也能有招 EGFR突变肺癌患者出现靶向治疗耐药后,约一半人终于有了新靶向药物治疗了,那另一半人该怎么办? 吴一龙说,这得从耐药机制说起。医学临床研究者将EGFR突变称为“EGFR通路”,指的是基因突变后,等于激活了一条肺肿瘤细胞的通道,身体对于癌细胞的抑制失效,癌细胞疯狂繁殖;靶向治疗等于用药物堵死了这条通道。不过,癌细胞非常聪明,在压制中不忘反抗与突破,它导致新的突变出现,就像原来靶向药与原突变点结合得紧紧地,堵住了EGFR通路,但新突变撕开了结合点,表现出来就是耐药了。 应对这样的新突变,上述第三代小分子靶向药物奥希替尼就成为“大杀招”。 而对于另一半没有新突变的患者,吴一龙团队正在全力攻克这一难关,很快就能出成果——他们逮住了狡猾癌细胞。原来是绕过了靶向药与突变的结合点,他们找到了重新堵住癌细胞新通路的办法。也就是说,另一半非突变耐药也能有招! 特别提醒:千万别乱吃靶向药 肺癌靶向药易瑞沙、特罗凯等如今都已进入医保。据了解,EGFR突变肺癌第三代药物已于去年上市,目前我国正在做医保谈判,业内希望最快于今年底或明年初对于其是否纳入医保有个说法。 最后,吴一龙教授特别呼吁肺癌患者“别乱吃靶向药”。他指出,靶向药物治疗是容不得乱来的精准治疗,有相应突变才能吃相应的药。 可事实上很多人在乱吃药:有的人的癌细胞哪怕没有发生突变,可看到到处都能买到靶向药,便想着“试一试”;有的人纯粹就是恐惧传统的放疗化疗手术,觉得有药吃就好;有的人甚至仅仅是跟风,听说有人吃某种靶向药不错,“相信我也行”。 这样乱吃,最大问题是“药不对靶”,不仅没疗效耽误治病,药物乱抑制反而导致巨大的破坏作用,“我们在临床见得太多了,乱吃靶向药,导致患者肝功能衰竭、肾功能衰竭等等。”吴一龙教授直言“令人痛心”。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肺癌康复圈

肺癌靶向药克服耐药谁是最佳的一线治疗用药-易瑞沙or奥希替尼?

肺癌的治疗,EGFR突变是不幸中的万幸,但耐药是浇灭这希望之火的一盆冷水。今天的我们,面对晚期肺癌,尽管有层出不穷的靶向药物,但依然不能根治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耐药。 8月19日,在2018中国肿瘤学大会上,来自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的张力教授教授做了题为《EGFR耐药的困惑》的报告。 在报告中,张力教授谈到目前很多临床试验都证明了靶向药物的缓解率(ORR)明显优于常规的化疗,无进展生存期(PFS)也明显优于常规的化疗。但是很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患者总生存期的明显改变。   2017年《Science》发表的分析研究称:一线使用靶向药物,跟一线使用化疗,两者总生存期,没有太大差异。 但张力教授又提出了一个新问题,在总生存期没改变的情况下,从无进展生存期而言,也就是患者可以保持高质量生活的角度而言,我们一线应该选择哪种药物呢?随即,他打开了下面这张图。   图片来自张力教授中国肿瘤大会演讲《EGFR耐药的困惑》 因为肺癌的类型众多,有携带EGFR驱动基因的患者,也有没驱动基因的患者;耐药后有明显突变靶点(T790M阳性)的患者,也有另外的基因变异的患者。 就像所有医学问题一样,谈最佳一线治疗的前提是要明确针对的患者人群,这张图所探讨的最佳用药,其实是针对EGFR阳性的患者中由T790M突变导致耐药的这部分人群。     方案一 一代靶向药物作为一线用药 无进展生存期:19.6-23.2个月 众所周知,一代靶向药物有三种,分别是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埃克替尼,这三种药物在疗效上没有明显差异,毒副作用略微不同。   从吉非替尼的IPASS研究、厄洛替尼的BR.21研究、埃克替尼的ICOGEN研究以及后续的相关研究来看,一代靶向药物对于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是处于9.5个月到13.1个月之间的。 当然,这个数据是中位数,也就是说一半以上的患者都可以达到这个时间。 一代药物耐药之后,如果是T790M突变导致的,那下面的选择毫无疑问就是使用三代靶向药物奧希替尼(泰瑞沙)了。根据AURA3研究,这部分患者使用奧希替尼之后的无进展生存期的中位数是10.1个月。 这样加起来,患者一共能够有19.6-23.2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 这个方案,其实是目前我们国家大部分患者都采取的方案,因为耐药是不可避免的,一代用药耐药了,至少还有药可用。从经济角度而言,这也是相对合理的选择。 方案二 二代靶向药物达克替尼作为一线用药 无进展生存期:24.8个月 在2017年美国ASCO年会上,公布了一项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在一线治疗晚期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方面,和吉非替尼(易瑞沙)相比,二代靶向药达克替尼将缓解持续时间平均延长了6.5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了14.7个月。 耐药之后的患者,再使用奧希替尼,一共可以获得24.8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 香港中文大学临床肿瘤系主任Tony Mok医生是这项研究的负责人,他认为从无进展生存期的临床试验结果来看,达克替尼是目前效果最好的药物,应该考虑将它作为晚期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新选择。 很多人不知道,达克替尼并不是新药,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相关的研究,但它在一线治疗和末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试验都失败了。 达克替尼是一种不可逆的络氨酸酶抑制剂,阻断效果比一代药物更好,可以更长时间地抑制肿瘤细胞生长,但同时因为它的这一化学特性,会对患者带来更强的毒性作用,特别是皮肤和胃肠道。 所以很多专家认为,尽管达克替尼的效果更好,但副作用也更大,患者和医生在使用二代药物时要权衡利弊。 方案三 一代靶向药物和抗血管生成药物作为一线用药 无进展生存期:26.1个月 在这个方案中,联用的药物是一代TKI厄洛替尼和抗血管生成药物贝伐珠单抗,数据来自于NEJ026临床试验,结果显示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达到了16个月,同样对于耐药后出现了T790M突变的患者使用奧希替尼,这样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一共可以达到26.1个月,超过了方案二,是四种方案中无进展生存期最长的方案。 NEJ026是第一项探索厄洛替尼+贝伐珠单抗作为一线治疗用于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III期研究,在今年的ASCO上也做了相应的报告,这个研究的结论是:厄洛替尼+贝伐珠单抗的方案可以显著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而且耐受性良好,可以作为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新的治疗选择。 方案四 三代药物奥希替尼作为一线用药 无进展生存期:18.9个月 非小细胞肺腺癌如果存在EGFR基因突变,一般而言都是选择方案一,但一直有一种争论——如果病人一线使用三代药物,也就是绕过一代药物,会不会更好? 这个假设有个令人纠结的问题:EGFR突变的患者中使用一代靶向药物产生的耐药的突变如果不是T790M,这部分病人就无法因为一线使用获益。 如果我们暂且不纠结这个问题的话,发布在新英格兰医学的一篇研究论文,第一次展示了对于EGFR阳性的肺癌患者,直接使用三代药物与直接使用一代药物的III期临床对比数据。 研究入组了556名肺癌患者,这些患者之前没有接受过治疗,而且都有EGFR基因的常见突变,即EGFR基因的19外显子缺失突变,或者21号外显子的L858R点突变。 研究数据表明,一线使用奧希替尼治疗的病人无进展生存期显著优于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无进展生存时间是18.9个月,而使用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的无进展生存时间为10.2个月,相差了近一倍。 按照这个结果,如果患者使用方案一,其实和直接使用三代靶向药物的无进展生存期是差不多的。当然很多医生和患者还是更倾向于按照一代药物耐药后再用三代药物的顺序,因为多一种药物就多一种选择。每个患者先使用一代药物后,因为产生耐药的时间不同;但耐药之后还有三代药物,心里更踏实,从经济角度而言也更容易接受。 把这四种方案拿到台面上对比,以无进展生存期作为标准的话,方案三>方案二>方案一>方案四。但实际上我们再看一下最终的数据,差别也并不大。 张力教授《EGFR的耐药困惑》报告的最后一张幻灯片,有一句话(下图) Before I came here I was confused about this subject. Now having listened to your lecture, I am still confused, but on a...

奥希替尼AZD9291的各种临床用法和疗效,教你物尽其用

第三代 EGFR-TKI Osimertinib(奥希替尼,AZD9291)是一种强效口服不可逆的EGFR-TKI,一经问世便引起世界瞩目,可谓风光无限。主要是因为大部分的EGFR突变NSCLC患者在服用一、二代TKI(易瑞沙、特罗凯、凯美瑞等)9-12个月后会出现耐药,其中约60%是因为T790M突变的出现。在过去,针对T790M突变没有比较好的办法,但AZD9291的出现可以说解决了这个世界难题。作为第三代EGFR-TKI,AZD9291可以同时抑制EGFR突变和T790M耐药突变。目前FDA批准的适应症主要集中于以下两方面: 1.治疗既往EGFR-TKI耐药后出现EGFR-T790M突变的转移性晚期NSCLC患者。 2.用于一线治疗EGFR突变((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 L858R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 该批准基于III期FLAURA试验的结果,该试验结果已在欧洲医学肿瘤学2017年大会上发表,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 但适应症外,AZD9291还有着一些特异的使用方向。 今天小编就系统的带他们全面的认识AZD9291也就是奥希替尼这个传奇药物。 用法1 奥希替尼二线治疗EGFR一代TKI耐药后继发T790M突变的NSCLC患者 这是奥希替尼目前最常用的治疗方法。2017年3月24日CFDA批准奥希替尼治疗一二代EGFR-TKI耐药后T790M突变患者,奥希替尼的获批仅用了7个月,表明中国新药研究国际化进程提高。AZD9291是目前唯一获FDA和CFDA批准上市的三代药物,这主要是基于一系列AURA研究的积极数据。 1. 1 AURA研究 AURA 研究是AZD9291在晚期NSCLC 第一代EGFR-TKI治疗进展后患者中评估剂量爬坡各组安全性、耐受性、PK和抗肿瘤活性的一项多中心开放性I/II期研究。AURA研究I期结果于2015年4月30日在国际顶级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共纳入 253 例EGFR-TKI 治疗后影像学证实为疾病进展的晚期肺癌患者。剂量递增组 31 例、5个剂量扩增组 222 例,用药方案是每日一次 20~240mg 的奥希替尼,研究终点为该药的安全性、药代动力学及疗效,采集剂量扩增组患者研究前的组织活检结果用以评估 T790M 突变情况。 试验结果: 整体客观反应率(ORR)为 51%。127 例明确检测到 T790M 突变阳性的 ORR 为...

肺癌讲堂:有效的肺癌靶向治疗产生耐药该如何应对

肺癌是国内常见的癌症疾病,在靶向药出现后,靶向药极大的改善了部分肺癌患者的生存受益,但是肺癌靶向药也有缺点,那就是耐药,耐药是指这些靶向药服用到一定时间就会失去作用,反过来讲,肿瘤细胞太强大了,最终能克服这些靶向药的药物作用,那么在靶向药耐药后应该如何处理?请看下文:   EGFR靶点的肺癌靶向药第一代易瑞沙是目前最经典最常用到的肺癌靶向药物,大概有60%的患者其耐药原因目前已确认为新的T790M突变,而出现T790M突变的患者可以继续使用第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即9291 耐药突变新选择:奥希替尼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生命时报

肺癌EGFR靶点靶向药第一、二、三代药区别及如何选择

去年,肺癌的靶向治疗只有一代药,最近二代药、三代药都获得了批准(本次谈及的肺癌靶向药均为肺癌EGFR靶点的靶向药),患者高兴之余,询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这些药有什么区别?我该怎么选?选择靶向治疗药物有顺序吗?哪个药物的疗效最好? 要回答上述问题,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一、二、三代药指的都是哪些药,区别在哪里。   癌症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基因病,所有的癌症均来源于基因突变,基因突变会导致癌细胞的出现,且不断生长。虽然目前还很难把突变的基因变成正常的基因,但是可以通过药物使癌细胞的信号传导中断,从而阻止癌细胞的生长。   这种治疗就被形象地称为靶向治疗,也就是说药物就像子弹一样,瞄准作用靶点,并精确地与靶点结合、从而锁住靶点。靶向治疗的出现使晚期肺癌患者的生命大大地延长了,并且副作用远远小于化疗,疗效也比化疗要好,起到了使患者能够活的长,活的好的效果。   最早出现的肺癌靶向药物被称为第一代靶向治疗药物,包括吉非替尼(易瑞沙)、厄洛替尼(特罗凯)、埃克替尼(凯美纳)等。这些药物与靶点的结合并不牢固,结合一段时间就分开了,因此被称为可逆的靶向药物。  以阿法替尼为代表的二代靶向治疗药物会不可逆地与靶点结合,永久地锁住靶点,不让它“作恶”,同时二代相比一代作用靶点更加广泛,这是二代靶向药物与一代靶向药物在作用机理上最显著的区别。  三代靶向药物如奥希替尼是作用于一代或者二代靶向药物发生耐药的特定基因突变(T790M),具有高度的特定基因突变选择性。   一、二、三代靶向药适用人群有所不同,因此在使用上并不是简单的1、2、3的顺序。   一代和二代靶向药的适用人群比较相似,都是用于患者的初始治疗,二代比一代显示出更好的疗效,而三代靶向药适用于患者在接受一代或二代靶向药治疗之后、且出现了特定的耐药基因突变。   我国著名的肺癌治疗专家广东省肺癌研究所所长、广东省人民医院肿瘤防治中心主任吴一龙教授强调:“二代靶向治疗药物虽然上市时间比一代晚,但并不是说要一代治疗失败才用二代,这种观念是不妥的。我们可以一开始就对适合靶向治疗的患者使用二代药,因为无论是从临床研究结果还是从日常治疗的情况来看,二代药物的疗效非常稳健,并首次证明能提高总生存率,我们把二代药物作为一线治疗,就是要让患者获益更多,生存时间更长。而三代药物目前则应该用于一、二代药物发生耐药以后,它主要针对的是T790M这种基因突变类型 。”   临床研究显示:二代靶向药阿法替尼与一代药物吉非替尼比较,可以显著降低肿瘤进展风险达26%,显著降低治疗失败风险达26%,对于肿瘤缩小的效果,阿法替尼达到70%,而吉非替尼只有56%,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同时两种药物的不良反应都差不多,没有明显差别 。   上述介绍了肺癌一、二、三代靶向治疗,简单归纳为:一代是可逆的,二代是不可逆的,三代是选择性的;一代和二代用于初始治疗,而三代用于一代或者二代之后。   打个比喻,对肺癌的靶向治疗就像足球比赛一样,为了取得比赛的最终胜利,教练总会首先派上新引进的实力强劲的球员上场,而二代靶向药就像球队新引进的高水平球员,综合实力比一代药更强,是优先考虑的主力球员,而三代药则是针对特定场上位置的替补球员,是这些特定位置球员出现体力不支时替补上场的。   至于什么样的患者适合靶向治疗,还是要看基因检测的结果,因此,晚期肺癌患者在决定治疗方案之前,一定要进行基因检测,一代药、二代药可以用于所有EGFR基因突变阳性的患者,在我国,适合一代或二代治疗的有EGFR基因突变的肺腺癌患者占到了50% ,可见机会还是不少的,患者千万不要因为没有进行基因检测而错失良机。   引用文献: 1.Park K, et al. Afatinib versus gefitinib as first-line 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肺癌EGFR突变NSCLC最佳治疗策略|无T790M突变肺癌患者该如何用药?

编译:肿瘤资讯编辑部来源:肿瘤资讯 在精准医学迅速发展的时代,如何科学运用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多种治疗手段,为NSCLC患者带来更多获益始终是肺癌领域研究热点,2018年ASCO会议上肺癌治疗领域捷报频传,ASCO会议上公布的研究将引发怎样的思考?临床实践中该如何制定最佳治疗策略?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发起的第三届肺癌精准治疗论坛中,周彩存教授、山东省肿瘤医院的王哲海教授、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谢聪颖教授及上海市肺科医院任胜祥教授就EGFR突变NSCLC的最佳治疗策略进行了深入讨论。 第三届肺癌精准治疗论坛亮点 任胜祥教授:各位同道大家好,我是来自上海肺科医院任胜祥。第三届肺癌精准治疗论坛于今天召开,在会议期间有幸邀请到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山东省肿瘤医院的王哲海教授、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谢聪颖教授,就肺癌EGFR突变NSCLC最佳治疗策略进行探讨。周彩存教授是肺癌精准治疗论坛的发起者及承办者之一,今年肺癌精准治疗论坛已举办第三届,下面有请周教授介绍第三届肺癌精准治疗论坛的热点。 周彩存教授:谢谢任教授的介绍,肺癌精准治疗论坛已经举办第三届,主要目标是促进肺癌精准治疗、靶向治疗的发展。本次会议热点包括: • 更新联合治疗热点数据,以前EGFR基因突变患者的单药治疗是研究讨论重点,今年论坛更新了联合治疗的热点数据,例如A+T、靶向联合靶向、靶向联合化疗。 • 免疫治疗,本次会议设置免疫专题着重讨论免疫治疗的biomaker、安全性、免疫单药vs免疫联合治疗。免疫是今年研究的亮点,许多研究是在今年ASCO会议后首次深入解读。 • 检测,第三届肺癌精准治疗论坛下午设置精准检测讨论专场,包括多靶检测和单靶点检测如何选择、NGS、FISH和PCR孰优孰劣等。 • 外科的精准治疗,包括辅助治疗靶向与化疗的选择、如何进行精准的手术治疗、尤其是靶向治疗失败后外科手术、放疗的地位等问题。 • 肺癌的传统治疗模式讨论,包括抗血管生成、小分子抗体、少见靶点治疗等 本次会议我们精心组织,着眼于现在的研究热点,希望通过这个会议,大家有所收获。 EGFR突变NSCLC最佳治疗策略 任胜祥教授:通过周教授的介绍,我们了解到肺癌最新的治疗热点非常多。今天圆桌会主要讨论EGFR突变患者整体的治疗的策略。请问王哲海教授,我国目前已经上市的药物中,您如何为患者制定最佳治疗策略? 王哲海教授:谢谢任教授,也谢谢周教授。其实这个题目很有意思,为什么在EGFR突变人群中谈整体的治疗策略呢?因为现在有效的治疗方式太多了,正如周教授所谈,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可供选择的药物有小分子TKI药物、抗肿瘤血管的药物、传统的化疗和最新免疫治疗等。临床中患者不会只接受一种治疗,如何把这些有效的治疗方式合理地结合起来,是EGFR突变患者治疗策略的关键。 结合目前国内已上市的药物和国家的整体医疗状况,比较合理的治疗步骤是对于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首先给予一代或者二代TKI药物,如吉非替尼、厄洛替尼。这类药物通常在服药一年左右会出现耐药,医生需要对耐药的患者进行基因检测。在中国患者中,约50%的患者出现T790M基因突变,对于这类患者可继续给与第三代TKI药物(奥希替尼)治疗。目前在山东地区第三代TKI药物已完成医保谈判,即将纳入大病医保。对于另一部分无T790M突变的患者可能存在其他耐药机制,可以选择化疗,并且可在化疗的基础上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包括免疫治疗在内的新的方式方法目前仍在探索中。总之,在治疗过程中,怎样把化疗、靶向治疗、抗肿瘤血管治疗、免疫治疗等治疗方式根据患者不同情况进行合理应用,是EGFR敏感突变治疗策略的关键。 任胜祥教授:王教授的回答谈到对于EGFR突变患者,推荐一线使用第一代EGFR—TKI。既往研究表明,与一代EGFR—TKI相比,二代、三代EGFR-TKI都能够显著延长无进展生存时间,但是总体生存时间上没有获益。最近,一项日本的大样本研究表明,一线TKI治疗后将近有40%的患者没有继续接受二线或者三线治疗,最终导致患者在总体生存时间上没有明显获益。请问谢教授,根据您的观察,临床中一线使用EGFR—TKI治疗后,继续接受抗肿瘤治疗的比例大概是多少?您认为在真实世界中,没有继续接受抗肿瘤治疗的原因有哪些? 谢聪颖教授:谢谢任教授,感谢周教授给我们搭建一个高大上的平台,今天也非常荣幸参与讨论。正如刚才任教授所言,日本的真实数据表明40%的患者未继续进行治疗。据我观察和估计,临床中约50%左右的患者未继续治疗,原因如下: • 约50%的患者无T790M突变,这部分患者需要接受化疗,但患者对化疗的恐惧性由来已久,这需要医生帮助改变观点。EGFR突变和ALK突变主要集中在肺腺癌患者,对肺腺癌而言培美曲塞具有高效低毒的特点,无论临床实践还是循证医学角度看都具有很好的疗效。所以临床医生需要不断更新理念,才能有助于让无T790M突变的患者继续接受治疗; • 高龄及体能状态特别差的患者,无法耐受后续的二线化疗; • 携带T790M突变的患者,虽然可以接受三代TKI治疗,但由于药物价格非常昂贵,部分患者因经济因素不能接受后续的第三代TKI治疗,这方面需要国家医保层面来做进一步的推行; • 此外,医生的全程管理理念非常重要。若患者没有及时随访评估,可能会使患者失去化疗的机会,因此需要医生树立全程治疗的理念。 周教授是非常著名的OPTIMAL研究的PI,该研究发现EGFR敏感突变患者既接受EGFR—TKI治疗、又接受化疗的情况下获益最大,OS可以到29.7个月。因此从医生的角度来说,我们要尽量让患者不要失去治疗机会。 任胜祥教授:谢教授谈到对于EGFR突变患者而言化疗同样重要。温州作为较发达地区之一,谢教授在临床上观察有40%到50%EGFR突变的患者一线治疗失败以后没有再接受后续治疗。在中国其他欠发达地区,这一比例可能会更高。我国程颖教授牵头的JMIT研究发现,EGFR突变的患者中,EGFR—TKI联合培美曲塞的治疗模式,与EGFR-TKI单药治疗相比,能显著延长患者的PFS。今年ASCO大会上刚刚公布的来自于日本的NEJ009研究中,我们欣喜地看到化疗联合EGFR—TKI治疗策略,可以明显改善初治EGFR敏感突变患者的PFS和OS, OS更是达到了52.2个月,较吉非替尼单药延长约13.4个月,延长一年以上时间。请问周教授,基于NEJ009研究的结果,请您谈一谈晚期EGFR敏感突变非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未来化疗联合EGFR—TKI的前景如何? 周彩存教授:这是非常好的一个问题,我们以前很少看到化疗联合靶向治疗实现OS的改善,现在实现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是PFS1延长了。在以往临床实践中肺癌患者高龄比例较大。患者和家属在一线治疗时期待值最大,一线治疗失败后患者的信心和积极性都会下降,甚至许多患者不会接受后续化学治疗。如果医生将化疗和靶向治疗用在前面,当时患者一般情况较好、肿瘤负荷小、体质很好、家属和患者治疗疾病迫切心强烈,联合治疗可以使患者获益更多,这是比较容易理解的。但是这种治疗模式是否适用于所有患者,在临床中要因人而异,对于高龄及体能状态特别差的患者选择EGFR-TKI治疗;对于年龄较轻、肿瘤负荷较大、对于治疗迫切心强烈的患者,强烈推荐化疗联合靶向治疗。如之前王教授提到的,卡铂+培美曲塞化疗具体高效低毒的特点。因此,在治疗方案选择上不能“一刀切”,需要根据患者的欲望、体质、年龄及家庭经济条件选择治疗方案,是比较理想的一种治疗策略。另外两位教授是否有补充? 王哲海教授:我非常同意周教授的意见。目前,虽然有分子靶向药物、抗肿瘤血管药物和免疫治疗的药物,但作为具有50多年生命力的传统治疗方法,化疗自身在不断进步。以前化疗药物毒性很大,但现在出现了高效低毒的药物;同时化疗和其他治疗方向的联合也不断地创造一些新的成绩。因此我们不能说化疗不重要了、可以淘汰了,化疗仍是一个不可替代的方法之一,我们应当考虑的是怎样把化疗用得更好。 谢聪颖教授:我特别赞同两位的意见。临床实践中,许多患者在前线治疗失败后最终还是得回到化疗,医生对化疗非常熟悉,同时化疗也是一个很好的治疗手段。化疗药物本身在发展,能够处理其副作用的药物也在发展,像两只翅膀一样托着化疗药前进。我相信化疗与其他治疗手段联合,应该会焕发出更大的光彩。 任胜祥教授:非常感谢三位教授能够结合临床实践,对EGFR突变患者整体的治疗策略做出精辟、精彩的讲述。关注微信tarre-dina了解更多肺癌相关信息和医学知识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肿瘤资讯

非小细胞肺癌2018年用药指南|奥希替尼更新

导读 今年的AACR和ASCO年会报道了肺癌领域多项重磅研究,如IMpower150、KEYNOTE-189、KEYNOTE-407等,相信很多人都非常期待这些研究的临床转化,今天小编就和大家分享一下依据近期研究更新的《NCCN非小细胞肺癌指南》2018.5版要点。 文章转载自:莲和医疗   以下小标题均以NCCN指南页码开头,如需本版NCCN指南,可以点击“阅读原文”自行下载~ (NSCL-18) EGFR敏感突变阳性患者的一线治疗 EGFR突变发现于一线化疗前:“奥希替尼“的推荐证据等级由2A类更改为1类。 关注微信tarre-dina了解更多印度、孟加拉奥希替尼相关信息和医学知识 该更改是基于FLAURA临床研究,该3期研究入组556例未经治疗的EGFR阳性(19外显子缺失或L858R)晚期NSCLC,1:1随机分配到奥希替尼(每天80mg)组或吉非替尼(每天250mg)/厄洛替尼(每天150mg)组。奥希替尼组较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组显著延长PFS(18.9 vs 10.2个月)(如图1),延长持续缓解时间(17.2 vs 8.5个月),减少脑转移风险(6% vs 15%),减少3级或更高级不良反应(34 vs 45%)。 图1:奥希替尼组和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组PFS 对于一直争论的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后的选择,NCCN也给出了推荐:后续治疗取决于进展是否有症状,包括1)局部治疗,2)继续使用奥希替尼,3)对于非鳞状NSCLC和鳞状NSCLC,可考虑一线系统治疗(如顺铂联合培美曲塞或者吉西他滨)。目前尚无证据证明一线奥希替尼进展后使用厄洛替尼、吉非替尼、阿法替尼有效。 (NSCL-27)(NSCL-J 2 of 4) 腺癌、大细胞癌、组织学亚型不明确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细胞毒性治疗 新增“阿塔珠单抗+卡铂+紫杉醇+贝伐单抗”作为一线治疗选择(1类证据)。 初始接受“阿塔珠单抗+卡铂+紫杉醇+贝伐单抗”联合治疗后,添加“阿塔珠单抗和/或贝伐单抗”作为一个继续维持治疗的选择(1类证据)。 该更改是基于IMpower150临床研究,该3期临床研究入组1202例未经化疗的非鳞NSCLC,其中携带EGFR突变或ALK重排的患者先前经TKI治疗进展或不耐受,所有患者1:1:1随机分配到阿塔珠单抗+卡铂+紫杉醇(ACP组),阿塔珠单抗+贝伐单抗+卡铂+紫杉醇(ABCP组)和贝伐单抗+卡铂+紫杉醇(BCP组)。4-6个周期后ACP、ABCP和BCP组分别行阿塔珠单抗、阿塔珠单抗+贝伐单抗和贝伐单抗维持治疗。ABCP组较BCP组显著延长OS(19.2 vs 14.7个月)和PFS(8.3 vs 6.8个月)(如图2、图3)。 图2:ABCP和BCP组OS   图3:ABCP和BCP组PFS   (NSCL-27)(NSCL-J 2 of 4) 腺癌、大细胞癌、组织学亚型不明确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细胞毒性治疗 “帕博利珠单抗+顺铂(或卡铂)+培美曲塞” 的推荐证据等级由2A类更改为1类。 初始接受“帕博利珠单抗+顺铂(或卡铂)+培美曲塞”联合治疗后,添加“博利珠单抗+培美曲塞”作为一个继续维持治疗的选择(1类证据)。 该更改是基于KEYNOTE-189临床研究,该3期临床研究入组616例未经治疗且不携带EGFR突变或ALK重排的转移性非鳞NSCLC,2:1随机分配到培美曲塞和含铂化疗联合帕博利珠单抗(试验组)或安慰剂(对照组)。3个周期后,试验组和对照组分别接受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培美曲塞或安慰剂联合培美曲塞维持治疗至35周期。试验组和对照组的1年OS分别为69.2%和49.4%(HR=0.49; 95% CI, 0.38–0.64; P<0.001),PFS分别为8.8个月和4.9个月(HR=0.52;...

肺癌患者最关心的问题:有没有延长耐药的办法?

遇上耐药,我不怕不怕啦! 在大部分人眼里,癌症是一种可怕的疾病,尤其是肺癌。肺癌的发病率在全国排名第一,科学研究者们在肺癌治疗领域更加努力地研发新药,求得为肺癌患者们延长生存期。靶向治疗的出现,着实让大部分的晚期肺癌患者看到希望,不仅仅能精准杀死癌细胞,又不损害其他正常细胞,副作用小,生活质量也得以提高。 靶向治疗这么好,只是吃吃口服药就能治疗肺癌,这无疑为肺癌患者打开了一扇生存之门,但困扰肺癌患者及家属的问题也随之而来,好不容易选好药物开始治疗,没多久就耐药了!   那么耐药到底什么意思?又为什么会耐药?什么样的情况提示我们耐药了?又怎么处理呢?不要着急,听小助理慢慢道来。 耐药就是药物不起作用了  为什么靶向药物会耐药? 这可能是所有的觅友都害怕、痛恨的问题。靶向药物虽好,可毕竟是外来化学药物对癌细胞进行干预,一方面人体的免疫系统会对药物产生新的免疫对抗,另一方面,狡猾的癌细胞由于它们‘流氓’的本性,还会产生新的突变和改变,慢慢适应并且逃脱药物的制裁。药物就再也发挥不了作用,这就是觅友们口中的耐药。即使之前有基因突变靶点,但是靶向药却不起作用了,就是这个道理了。比如肺癌EGFR靶点经典用药易瑞沙的耐药中位数是10个月,也就是大概有5成左右的患者在服用易瑞沙10个月后又发生疾病进展,虽然易瑞沙耐药之后现在已经出现了第三代的奥希替尼9291靶向药替代,但是服用奥希替尼仍然会出现耐药!   CEA(癌胚抗原指标)上升算不算耐药? 得知耐药现象的存在,不免会有觅友提心吊胆,生怕有一天耐药后就束手无策,常常会听到觅友们来咨询: 觅友疑惑 1. 胸膜结节增加算不算耐药? 2. 我吃吉非替尼, 脸上总有红点,这是正常反应吗?CEA(癌胚抗原指标)上升算不算耐药?做哪项检查能看出耐药不耐药? 3. 我父亲肺腺癌有脑转,原来用易瑞沙,观察后脑部病灶有发展,怀疑耐药,症状是口齿不清,走路腿没劲,踉跄步态。 4. 吃易瑞沙三个月了,吃前肺部肿瘤4cm,吃完第一个月时拍CT缩小为2cm,我们都很高兴。但是2个月后的这次检查发现又增长为3cm了,医生说可以接着吃易,不过我比较疑惑,这是耐药的表现吗?   小助理也常常看到热心的觅友给出回答: 一般肿瘤增大百分之三十定为耐药 有进展就是耐药了吧 如何判断是否耐药? 觅友们说的也不无道理,那到底如何科学判断耐药呢?   耐药一般有分3个类型,不同类型的耐药后续的治疗方案也可能存在很大的差异。   缓慢耐药 1. 在服用靶向药的过程中,每次复查出现CEA都在持续上升,但是影像学报告显示肿瘤大小没有缩小也没有增大,那么有可能缓慢耐药。但这个情况并不是停用靶向药的标准,影像学报告没有证实肿瘤在增大,不赞成觅友们停用正在使用的靶向药,换药或治疗方案。 2. 全身的一个或多个病灶很缓慢地进展,几厘米的肿瘤,大半年了才增长零点几个厘米。如果是这种情况,继续服用之前的靶向药,可以选择联合一个温和的、单药的化疗,或者联合抗血管生成靶向药,都是可取的。毕竟可用的靶向药物有限,要省着点用,突然停药是不可取的,一部分情况下会引起肿瘤的“报复性”加速进展。 总结:在服用靶向药的过程中,如果出现缓慢耐药的情况,觅友们一定要及时的跟踪和监测病情指标,CEA作为动态参考指标,影像学才是判断是否的“金标准”。缓慢耐药后,不要急于换药,应该根据个体情况和主治医生的指示,再考虑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局部耐药 服用靶向药物中肺部控制的很好,肿瘤有见缩小,但是发现有其他部位的转移,如常见的脑转移、骨转移,那么这种情况就是出现了部分耐药了。 这个时候,觅友们可以考虑继续靶向治疗,同时对进展的局部加一点干预,比如骨转移可以放疗,脑转移可以伽玛刀等。   完全耐药 在最近30天持续服用靶向药的情况下,复查后直观的发现肿瘤明显增大,标志物有明显升高,甚至有其他部位的转移,体感上也有很大的变化,比如疼痛、咳嗽、头晕等。 这个时候,觅友们应尽快和主治医生讨论下一步的治疗方案,不要耽误了病情。   有没有延长耐药的方法? 1  穿插化疗能不能延迟耐药的发生? 有位觅友曾经咨询过我:肿瘤医院医生建议我先化2-4个疗在吃靶向药,或者交替用药,说可能会延长耐药期,这样可行吗? 我查询的相关资料,发现还真的有这样的研究。在动物身上的试验研究结果是:只要是最开始就使用了培美曲塞,不管是通过易瑞沙和培美曲塞联合治疗,还是两者药物交替穿插治疗,都可以延缓对易瑞沙耐药突变的产生。   2 联合抗血管生成能延长耐药吗? 这个试验目前正在研究,还没有正式的出试验结果。但是目前也有医生会给出靶向药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使用的方案。甚至一些觅友在缓慢耐药以后,也有加上抗血生成药物的例子。关于是否作为觅友们缓慢耐药的治疗思路,还应跟主治医生商量后再做决定。 3 减轻压力,够延长耐药吗?   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科学家们,发表在最新一期《科学》子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的实验研究表明:压力会导致肺癌耐药性的发生,加速癌细胞的生长。而缓解压力的常规药物,则能够起到增强抗癌药疗效的作用。   压力对癌症患者是不利的,但癌症的诊断以及必要的治疗必然会为患者带来压力。实验研究数据表示,压力激素能直接作用于肿瘤细胞,促进耐药性的生成。 4 中药可以延长耐药吗?   好多觅友都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也咨询过各大专家和医生们,他们对这个说法表示不是很认同,也没有相关的科学数据能够表明。对于中药的部分,小编既不反对也不提倡。确实不可否认中药能起到辅助治疗的作用,但是对于中药能延长靶向药这个说法,还是保留观点。    延缓耐药的正确打开方式,了解一下  保持好心情,过好当下的每一天,不想太多,在耐药来临后,也能从容面对。 小助理曾经见到过有觅友吃靶向药13年都没有耐药的呢!相关文章请点击:易瑞沙13年没有耐药,这位肺癌老人又创奇迹! 当然当耐药来临的那天,也希望觅友们不要惊慌,办法总比困难多,小助理也给觅友们整理过耐药后的解决方案哦。相关文章请点击:对抗耐药后的13种方案,快收藏起来吧!   觅友互动: 关于耐药,大家有没有一两句想说的话呢?欢迎在文章底下留言或关注小编微信tarre-dina了解相关信息和医学知识,我们共同对抗耐药这个“大难题”。一种药物能帮助觅友们度过一两年,换一种药物还能度过两三年,我们期待越多越多的药物被研发,晚期肺癌患者也能安安心心的迈过5年。   参考资料: Silvia La Monica, et al., Combination of Gefitinib and Pemetrexed Prevents the Acquisition...

奥希替尼(AZD9291)作用机制和奥希替尼介绍

(孟加拉出品的白盒9291奥希替尼) 肺癌是全世界癌症相关死亡的主要原因,约80%-85%的患者患有非小细胞肺癌(NSCLC),并且对于使用传统化疗剂治疗的晚期疾病患者的预后不良。NSCLC的遗传驱动因子的发现证明了精确医学在遗传定义的肿瘤中的作用,最重要的驱动因素是EGFR基因的突变,其发生在10%-35%的NSCLC患者中。敏化突变“在EGFR(EGFRm+)中指外显子19缺失和外显子21的L858R点突变。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已经彻底改变了EGFRm + NSCLC的治疗。 EGFRm+的患者可以用第一代EGFRTKIs例如特罗凯和易瑞沙治疗获得良好的缓解。遗憾的是,尽管最初的益处,大多数患者在1年内发展出耐药性,其中约60%通过第二位点EGFR点突变,发生在外显子20内的T790M突变。然而,具有由T790M介导的获得性抵抗的NSCLC患者的治疗策略仍然有限。虽然第二代EGFRTKIs,如阿法替尼,达克米替尼和neratinib(来那替尼)证明在临床前模型中对T790M有希望的活动,他们没有克服患者的T790M介导的耐药,由于非选择性抑制野生型的剂量限制毒性,因此仍然存在对能够更有效靶向T790M同时避免野生型EGFR的药物的显着需求.近来,已经开发并显示了第三代EGFR抑制剂,包括奥希替尼(Osimertinib,AZD9291),WZ4002和CO-1686对包含T790M突变的细胞系和鼠模型有效,而对野生型EGFR不起作用.这些突变选择性抑制剂可以代表一种有希望的方法来克服NCSLC患者中T790M介导的抗性。 奥希替尼(Osimertinib,或称奥斯替尼,也称为AZD9291),是一种由阿斯利康开发的新型EGFR抑制剂,其结构和药理学与其他第三代EGFRTKIs不同. 它显示T790M /L858R蛋白比野生型EGFR选择性高200倍,已经被列为快速发展的“突破”化合物,在第一代EGFRTKI患者中进展的T790M阳性NSCLC患者中表现出了完美的客观缓解率(ORR).奥希替尼获得了第一个全球批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于2015年11月批准奥希替尼用于转移性、身治疗进展的EGFRT790M阳性NSCLC患者。 (奥希替尼作用机制:通过C797氨基酸共价键,奥希替尼可靶向EGFRT790M突变,从而抑制调节不同细胞过程的几种下游途径,例如RAS / RAF / MAPK和PI3K /AKT,包括DNA合成和增殖。) 奥希替尼结构和作用机制 奥希替尼是一种单苯胺基 - 嘧啶小分子。 甲磺酸奥昔美滨的分子式是分子量为596g / mol的C 28 H 33 N 7O 2·CH 4 O...

AZD3759:比AZD9291奥希替尼还好的肺癌脑转移用药!AZD3759=易瑞沙+AZD9291

(同为阿斯利康出品的正版奥希替尼:泰瑞沙AZD9291) 肺癌患者中肿瘤进展转移至脑部的情况特别多见,很多肺癌患者在晚期肿瘤发展后都出现了脑转移。但是脑转移的情况在目前医学界却是特别棘手,普通药物很难穿透血脑屏障,目前全脑放疗是脑转移的标准治疗方案,放疗副作用大,但患者又不得不接受。基于此有效的处理脑转移用量是患者的迫切需求。阿斯利康最新上市的肺癌靶向药AZD9291(Tagrisso, 奥希替尼)就有此疗效,AZD9291也是目前市面上比较火暴的一款肺癌靶向药,除了其克服易瑞沙耐药功效外还可以处理脑转移,这些是第一代的肺癌靶向药如易瑞沙、特罗凯所不具备的疗效。 而AZD3759则是阿斯利康开发的另一款肺癌EGFR靶点和靶向脑转移的靶向药物,AZD3759主要设计用于有效穿过血脑屏障,以解决EGFRm+ 的非小细胞肺部品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如脑转移(BM:BrainMetastasis)和柔脑膜(或称软脑膜,LM:Leptomenigeal Metastasis)AZD3759目前已进行I/ II期研究开发中。值得注意的是这款药物是由阿斯利康中国团队开发的。 从目前的临床试验显示来看,AZD3759首先具有如易瑞沙、特罗凯这些EGFR靶点药物的基本功效,而重点针对于脑转移患者。 AZD3759在动物试验中的活性 在前期的动物试验中的结果:在SC(皮下)模型中,AZD3759在3.75mg/ kg qd的剂量下显示与特罗凯(15mg/ kg)相当的功效。随着剂量增加,在AZD3759处理的动物中观察到更深刻的肿瘤消退。在BM(脑转移)模型中,大脑中的荧光素信号在特罗凯治疗的动物中持续增加,90%的动物在60天研究期间死亡。相反,AZD3759在脑中诱导显著的肿瘤消退,并且在研究结束时90%的动物仍然活着,没有明显的体重减轻。在LM(软脑膜)模型中,肿瘤进展比BM更积极,80%的动物在特罗凯组30天内死亡,而AZD3759在脑和脊髓中诱导显著的肿瘤消退,90%的动物存活超过30天。 AZD3759在患者中的活性 在目前的人类患者临床试验中也显示出高活性的抗肿瘤活性,截至2015年12月30日,临床试验招募了29名患者,21名具有可测量的BM,5名具有LM,3名具有不可测量/非BM和LM。所有患者均接受至少EGFR靶向治疗和化疗。29例患者中有17例有先前的脑放射治疗。AZD3759耐受性高达300mg/bid(每日两次),治疗时间最长>40周。 在20名可评估RECIST评估的BM的患者中,8名在脑中有肿瘤缩小,3名确诊为部分缓解(PR),3名未确诊。在5名LM患者中,在CSF治疗一周后,4名患者中有3名在CSF肿瘤细胞中具有≥50%的pEGFR抑制,并且5名LM患者中有4名在脑脊液(CSF)中具有> 50%的肿瘤细胞数减少。 1名LM患者在300mg/bid时肿瘤细胞在CSF清除并且改善脑MRI成像以及CNS症状。 2名LM患者分别在200mg和300mg bid的剂量下,分别在19和29周后仍在AZD3759处理。 AZD3759副作用 最常见的副作用包括皮疹(总45%,17%≥G3)和腹泻(总59%,3%≥G3)。 AZD3759是一种有前途的药物,具有有效的抗肿瘤活性和优异的中枢神经系统渗透性。AZD3759具有良好耐受性,实现了充分的CNS暴露,并且在剂量递增期显示出有希望的抗肿瘤活性。在具有处理脑转移的活性之外仍然具有第一代EGFR靶向药如易瑞沙、特罗凯的功效,按目前临床的情况来看,AZD3759的剂量应该是至少50mg-100mg每天两次。
- Advertisement -

MOST POPULAR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