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Keytruda

Tag: Keytruda

李峻岭教授浅谈肺癌的免疫治疗

随着医疗技术的迅猛发展,免疫治疗已然成为肺癌治疗的一大热点,患者对免疫治疗寄予厚望,都希望及早获益于全球免疫治疗新药。在临床工作中,越来越多的患者前来向我咨询关于免疫治疗相关问题,最常见的是对于靶向和免疫治疗的选择问题。今天我就尝试从这个问提切入,带大家一起了解靶向治疗及免疫治疗在非小细胞肺癌中全程治疗过程中的应用。   免疫治疗在肺癌的应用?哪些患者适用免疫治疗?   目前,以PD-1/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为首的免疫治疗药物占据了半壁江山,利用抗体关闭PD-1/PD-L1通路,可增强自身免疫反应,使得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能够发现并攻击癌细胞,打破肿瘤免疫逃逸机制,从而抑制肿瘤,实现治疗癌症的目的。   2014年,百时美施贵宝的纳武单抗(Opdivo)与默克的派姆单抗(Keytruda)相继获批上市。2016年10月,FDA批准PD-1抑制剂作为一线药物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这是非小细胞肺癌免疫治疗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也正式拉开了非小细胞肺癌免疫治疗的大幕。   不容忽视的是,FDA的批文中列举了两个重要条件:肿瘤组织PD-L1高表达,表达水平超过50%,无EGFR基因突变或ALK基因重排。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首先,对于EGFR或ALK阳性的非小细胞患者,不推荐一线使用免疫治疗;其次,对于晚期肺癌一线治疗,免疫治疗的使用仅限于PD-L1检测大于50%的患者。   我们听到的鼓舞人心的疗效数据只是冰山一角,在免疫治疗热潮之下需要冷静思考,认真审视PD-1抑制剂的应用。   首先,PD-1抑制剂治疗并不是对所有肿瘤患者都有效,PD-L1是否高表达是目前预判药物效果的重要指标,PD-L1检测阳性患者更大概率会受益,检测阴性的患者也有获益可能,例如肺癌,PD-1抑制剂仅对大约30%的肺癌患者有效果,但如果PD-L1检测结果阳性,有效率进一步提高到50%左右。另一个预测指标是突变负荷,高者疗效较好。因此,在治疗前建议接受PD-L1相关基因检测,及先关检查。但是由于目前PD-L1检测工作的落后,检测方法和标准各异,绝大多数患者都是盲试,所以无法预测药物的有效性。   其次,疗效的判断存在一定困难。免疫治疗中约7%的患者会出现假性进展,即在影像学评估上肿瘤增大,但是继续用1-2个疗程后肿瘤明显缩小。   此外,免疫治疗并非毫无毒性,副反应的管理不同于化疗,大约5%-10%患者会出现严重免疫相关炎症反应,例如间质性肺炎、肝功能等多种问题。因此在使用PD-1抑制剂治疗时,应接受经验的临床医生的指导和监督。   对于EGFR或ALK突变患者,如何选择免疫治疗?   2017年8月,ASCO针对IV期非小细胞肺癌更新了一线治疗和二线治疗指南,增补了对免疫疗法,以及EGFR或ALK突变患者的治疗方案的推荐。   一线治疗: 1.首先对EGFR突变阴性,ALK重排阴性和ROS1重排阴性的患者: 对肿瘤中PD-L1高表达(肿瘤比例评分TPS≥50%)患者,建议单独使用派姆单抗(Keytruda); 不建议使用其它检查点抑制剂,或检查点抑制剂组合疗法,或免疫疗法与化疗组合疗法; 对PD-L1低表达(TPS<50%)的患者,医生应提供标准铂类化疗; 2.对于EGFR突变阳性,ALK重排阳性或ROS1重排阳性的患者靶向治疗的一线治疗方案同2015年指南,保持不变,具体方案如下: 对EGFR敏感突变患者,建议使用阿法替尼(吉泰瑞)、厄洛替尼(特罗凯)或吉非替尼(易瑞沙) 注:中国患者还可以使用埃克替尼(凯美纳); 对ALK重排阳性患者,建议使用克唑替尼(赛可瑞); 对ROS1重排阳性患者,建议使用克唑替尼(赛可瑞); 对于其它敏感突变患者,如没有适合靶向药物,请听从医生安排是否使用PD-1抑制剂。   二线治疗: 如果肿瘤中PD-L1高表达(TPS≥1%)患者,且未使用过免疫疗法,建议使用纳武单抗(Opdivo)、派姆单抗(Keytruda)或阿特珠单抗(Tecentriq); 如果肿瘤中PD-L1表达低(TPS<1%),或PD-L1表达水平未知,建议使用纳武单抗(Opdivo)、阿特珠单抗(Tecentriq)或化疗; 不建议使用其它检查点抑制剂,或检查点抑制剂组合疗法,或免疫疗法与化疗组合疗法; 对使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作为一线疗法的患者,医生应该提供标准化疗;对有EGFR敏感突变或经过一线EGFR靶向治疗后疾病进展的患者,如果肿瘤有T790M突变,建议使用奥希替尼(泰瑞沙),如果没有T790M突变,建议使用化疗; 如果使用过克唑替尼,应该提供第二代ALK抑制剂或选择化疗。 还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持或反对使用免疫疗法作为三线治疗;   一线使用靶向治疗后还有机会使用免疫治疗么?效果如何?   2017年的ESMO年会上,意大利专家分享了PD-1药物治疗EGFR敏感突变患者出现耐药后的经验,结果显示:在靶向治疗耐药后,继续使用PD-1药物的有效率为9%,疾病控制率为30%,中位生存时间为8.3个月。尽管有效率不高,专家依然坚持EGFR突变的患者靶向治疗耐药后,可以考虑PD-1治疗,因为这个阶段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PD-1药物的副作用也相对较低。   毋庸置疑,免疫治疗给肺癌患者带来新的希望,但由于肿瘤存在异质性及患者个体化差异,将免疫治疗药物视为“神药”是万万不可取的!诸多问题尚有待解决,如PDL-1检测、耐药性、毒副作用等。就EGFR、ALK阳性肺癌患者而言,从一些相关研究看,直接使用免疫治疗PD-1抑制剂的效果并不理想,而目前已有多种有效靶向药物可用,因此我建议患者先行使用靶向治疗,耐药或无效后再使用PD-1抑制剂。   对于肺癌“全程”和“综合”治疗管理,化疗、靶向、免疫等多种方法“一个都不能少”,也只有将化疗、靶向、免疫等多种方法有效结合,才能真正更好地帮助到更多患者。而对于EGFR或ALK阳性患者,靶向药物是肺癌治疗中的必经之路!   https://www.haodf.com/zhuanjiaguandian/lijunling_5595512172.htm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肿瘤免疫细胞治疗资讯

未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福音:PD-1联合疗法显著延长肺癌生存期

2018年4月23日,这一天注定要载入史册,全世界最权威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公布了重磅研究成果,超过600位患者参与的大型三期临床试验证明:对于部分晚期肺癌患者来说,PD-1抗体联合治疗比单独使用化疗有效率更高,生存期更长。   毋庸置疑,PD-1免疫疗法是近几年来肿瘤治疗领域最大的突破,打破了传统的癌症治疗模式,成为了继靶向治疗之后肿瘤患者的又一治疗新选择。   然而,PD-1免疫疗法针对的大部分是接受了传统治疗但失败的患者,也就是说,PD-1免疫疗法大多时候更像是患者与医生的最后一种治疗选择,当化疗或靶向治疗这类传统治疗无效之后,才会考虑PD-1免疫疗法。   不过,这种情况如今获得了改变,针对PD-1免疫疗法的一次次研究,证实了其疗效,也使得PD-1免疫疗法逐渐成为了肿瘤治疗的主力疗法。   PD-1联合疗法有效降低肺癌死亡风险  近日的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型三期临床试验数据,展示了PD-1联合疗法的强大,与单独化疗相比,PD-1联合疗法有效率更高,显著降低了患者死亡风险。且不管PD-L1是否高表达,联合治疗组的患者生存期都明显得到延长。基于此数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同时受理了PD-1联合疗法的上市申请。   616位晚期肺癌患者接受试验   试验招募了616位晚期非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排除了EGFR和ALK敏感突变患者。其中410位患者接受PD-1联合疗法(Keytruda+培美曲塞+铂类,3周一次,一共4次),而后进行Keytruda+培美曲塞进行维持治疗。剩余206位患者使用安慰剂+培美曲塞+铂类进行联合治疗,接下来单独使用培美曲塞进行维持治疗。   数据表明:联合治疗能大幅度降低死亡风险   经过10.5个月的随访,PD-1联合治疗组在各方面都比单独化疗组更具优势。   在一年生存率方面:PD-1联合治疗组一年生存率达69.2%,而单独化疗组为49.4%。数据表明,PD-1联合治疗组能够降低50%的死亡风险。此外令人惊喜的是,无论患者PD-L1是否高表达,联合治疗组患者的生存期都得到了明显延长。   有效率方面:PD-1联合治疗组高达8.8个月,而单独化疗组仅为4.9个月,意味着PD-1联合治疗能够降低48%的疾病进展风险。   无进展生存期方面:PD-1联合治疗组无进展生存期可达8.8个月,而单独化疗组只有4.9个月,PD-1联合治疗组可降低48%的疾病进展风险。   可控的不良反应让患者更加安心   两种治疗方案的不良反应相似,三级以上副作用病例分别为67.2%与65.8%,基本都是可控的。   此项试验数据显示了PD-1联合疗法优异的疗效,获得了FDA授予的优先审批资格。我们期待着该疗法能够早日通过审核,为肺癌的治疗增添又一种有效而安全的新疗法,为肺癌患者带来治疗的新希望! 关注微信tarre-dina了解更多肺癌相关信息和医学知识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肺癌康复圈

肺癌鳞癌患者一线新选择: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完胜标准化疗(K药优于O药)

第54届美国肿瘤学年会(ASCO)于当地时间2018年6月1日—2018年6月5日在美国芝加哥麦考密克展览中心拉开帷幕。今年大会主题是“传递新知 延展精准医学版图”。在本次ASCO年会上将迎来多项肿瘤领域的重磅研究,免疫治疗依旧是今年的重头戏,KEYNOTE-407研究免疫一线鳞癌患者联合治疗完胜标准化疗,解读即将强势来袭,小编带您一起感受重磅研究KEYNOTE-407的现场实况。 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的Charles G. Drake教授进行了主题为"Putting It Together: Have Combinations Come of Age?" 的点评。 Charles G. Drake教授 本研究的治疗模式与既往存在不同,以往都是在免疫治疗前先给予小剂量化疗,本研究是先给予免疫治疗,后再进行化疗,一共四周期。OS结果十分惊人,但同时也伴随有关用药顺序的争议。可以看到本研究中免疫治疗联合化疗的OS显著获益HR为0.64(图1),毫无疑问是个漂亮的阳性结果。因此,用药顺序是先化疗还是先免疫已经不再是个问题,免疫联合化疗无疑将成为一个标准治疗方式。 图1 帕博利珠单抗(Keytruda)联合化疗的OS生存曲线 化疗中加入免疫治疗PD-1药物后产生疗效,可能存在一种免疫原性机制--免疫细胞识别肿瘤细胞,从而在后续转化为治疗反应。(图2) 图2 免疫联合化疗的治疗肿瘤的机制 既往认为免疫联合化疗治疗肺癌的疗效与化疗方案、病理类型或药物剂量息息相关。例如使用不同的免疫联合化疗方案对鳞癌、非鳞癌的疗效各不相同。但是,在2017年JCO杂志上发表的研究结果打破了这一认知,分别比较了纳武利尤单抗(OPDIVO,nivolumab)与不同化疗方案联合治疗不同病理类型的肺癌:分别是纳武利尤单抗与吉西他滨+顺铂方案联合治疗肺鳞癌、与培美曲塞+顺铂方案联合治疗非鳞癌、与紫杉醇+卡铂方案联合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结果显示纳武利尤单抗与不同化疗方案联合治疗不同病理类型肺癌的疗效并没有显著差别。(图3) 图3 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不同化疗方案治疗不同病理类型的疗效 另一个未回答的问题是免疫联合化疗的疗效是否与化疗药物的剂量相关?如果给予患者小剂量的化疗药物是否会影响效果?目前UCSD正在开展的一项小剂量化疗诱导免疫原性的研究或许会给我们答案。 最后,恭喜Keynote-407的研究团队在肺癌治疗领域取得的成绩。 Luis G. Paz-Ares教授 王慧娟教授音频点评 var audio1 = new BeePlayer({element: document.getElementById("audio-1"),music:{title: ...

免疫治疗药物PD-1介绍|Keytruda和OPDIVO疗效对比该如何选择?

PD-1由总统“代言”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不知什么是PD-1?先看看PD-1的战绩。美国前总统卡特因为黑色素瘤脑转移在2015年8月开始使用PD-1抑制剂Keytruda,12月份磁共振检查宣布未找到可见肿瘤,2016年3月卡特在家乡宣布在医生的建议下停药,卡特康复了! 不仅仅是恶性黑色素瘤,PD-1目前已经陆续被美国FDA和欧盟EMA批准用在非小细胞肺癌、肾癌的治疗中,霍奇金淋巴瘤、膀胱癌、头颈部鳞癌也正在审批当中。 已经被批准上市的两种PD-1抑制剂为百施美的Opdivo(nivolumab,纳武单抗)和默沙东Keytruda(pembrolizumab,帕母单抗),两大厂家仍在马力全开,积极申请更多的适应症。 Part1: PD-1令人惊奇的有效率 虽然目前PD-1通过审批的适应症只有非小细胞肺癌、恶性黑色素瘤和肾癌,但在对如乳腺癌、胃癌、肠癌、食管癌等癌症的PD-1临床试验却一直在进行。 欧美开展的各种癌症PD-1临床试验不断爆出与传统治疗药物相比令人吃惊的效果,下面为大家收集了最新的PD-1使用效果的数据。以下表格数据皆为ORR数据: (注:ORR代表客观缓解率,即肿瘤可见缩小30%以上的患者比率) Part2: 哪些指标能预测PD-1使用效果 除了具体的病种,每种疾病还可能有具体的指标预示患者是否能从PD-1中有更大的获益,如患者的PD-L1表达(阴阳性)、dMMR(基因错配修复缺陷)等。 注:(以下数据多为I期临床数据,并非是FDA批准的临床适用。ORR代表客观缓解率,即肿瘤可见缩小30%以上的患者比率。) 肺癌 目前,Opdivo和Keytruda都已通过FDA审批,用于治疗复发或者转移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Keytruda要求使用者是PD-L1阳性,客观缓解率为21%。 Opdivo对PD-L1表达没有作要求,客观缓解率为19%。 胃癌 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协会年会公布了39例PD-L1阳性患者使用Keytruda的情况,客观缓解率(ORR)为22.2%,没有PD-L1阴性的数据; 2015胃肠道肿瘤研讨会公布了59名Opdivo针对胃癌的临床结果: 结直肠癌 结直肠癌患者使用PD-1时,建议事先检查自己是否为dMMR,它可以有效预测结直肠癌患者使用PD-1的效果。 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协会年会公布默沙东Keytruda的一项临床试验: 但是PD-L1表达在结直肠癌患者这里不太灵光。2015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公布了Keytruda针对PD-L1阳性的结直肠癌的数据,23名患者ORR仅为4.3%,这个小范本临床或许提示PD-L1阳性的结直肠癌患者不能从PD-1中获益。 食管癌 食管癌的有效指标指向了PD-L1表达阳性,2015胃肠肿瘤研讨会数据显示在PD-L1阳性食管癌患者中: 非肠癌的消化道肿瘤 2016胃肠道肿瘤研讨会还报道了Keytruda针对19位dMMR非肠癌消化道肿瘤患者的数据,其中包括4位壶腹部癌、4位胰腺癌、3位胆管癌、3位小肠癌和3位胃癌患者,经过5个多月的回访,总体反应率达到47%。 你想知道的dMMR dMMR是基因错配修复缺陷(deficient-Mismatch Repair),目前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它对消化道肿瘤患者有很强的提示作用。如何检查自己是否为dMMR患者呢?☟ ①第一种方法,可通过对肿瘤组织进行免疫组化检测,在国内的大型医院既可完成。患者的化验单上会显示MLH1、MSH2、PMS2、MSH6四个蛋白的阴阳性,结果判定简单来说就是:除非四个蛋白皆为阳性(+),其他情况皆为dMMR,具体情况如下。 ②第二种方法,通过多重荧光PCR技术检查肿瘤组织中的MSI,即检测微卫星不稳定性。不稳定性若为高,即是dMMR。当你的MSI报告结果是MSI-H(高不稳定性),即是有dMMR。MSI也可以通过在国内的大型医院检测。 Part3:PD-1用多久能停药 关于PD-1需要使用多久的问题,目前仍然没有定论。卡特使用Keytruda7个月后停用,至今肿瘤没有进一步发展,说明PD-1使用一段时间后是可以停药的。 但他作为美国前总统,身边自然不缺乏精湛的医疗资源做咨询。但作为我们普通民众,怎么能知道PD-1使用多久停药之后不复发呢?这个目前很难有标准答案,但是美国的一组临床试验数据可以给大家做个参考: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总医院的Suzanne L. Topalian医生在JCO上发表了2008年11月-2012年1月使用PD-1抗体的107位晚期恶性黑色素瘤患者的随访数据:107位患者中有33位患者有明显的效果(肿瘤缩小>30%)。 而这33位患者中,有17人因为种种原因提前停药。对这17位患者的随访发现:其中12位患者停药以后,PD-1抗体的疗效继续保持了至少4个月,最长的已经超过了1年。 但大家也要知道,以上事例样本量很小,只有十几位,所以结论也只能供参考。具体到每位患者何时可以停药以及停药后的预后还需要在有经验的专家指导下尝试。 Part4:PD-1临床招募信息汇总 目前,国外的PD-1生产厂家你追我赶,国内的君实、恒瑞、嘉和生物、百济神州等都在陆续申报,有的已经获批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1月初,国内多家医院公开Opdivo非小III期患者的招募,详情请点击招募。 3月2日,中山大学公布国产PD-1患者招募。 3月25日,恒瑞医药在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正式启动PD-1单抗的I期临床研究,即将招募实体瘤患者。 3月30日,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启动国产PD-1单克隆抗体注射液I期临床研究项目,计划入组18~24例黑色素瘤及泌尿系统恶性肿瘤晚期患者。 最新消息,美国PD-1生产商之一百时美Opdivo已经在申请欧盟霍奇金淋巴瘤的批准,这是PD-1首次冲击血液肿瘤。OpdivoI在I期临床试验高达87%的反应率数据相信一定能让更多的患者受益。 我们生活在美好的时代,新药物和新疗法让越来越多的癌症患者拥有越来越长的寿命和越来越高的生活质量,请大家一定满怀期望,迎接更大的突破。 关注更多最前沿的医疗技术,医学资料,加微信号:tarre-india了解相关更多信息。 Keytruda和OPDIVO价格信息: http://www.india9291.com/pd1/165.html http://www.india9291.com/pd1/169.html
- Advertisement -

MOST POPULAR

HOT NEWS